最近看一本書叫:歷史學家:吸血鬼卓九勒的故事,背景在東歐羅馬尼亞跟土耳其,時間點在十五世紀,看完算是略微知道土耳其穆罕默德蘇丹和羅馬尼亞的世仇,總是不脫宗教戰爭的一環,不過這本書名叫歷史學家,我想內容除了吸血鬼外作者要強調的是在一個人如何抽絲剝繭的藉由有限的訊息與過人的毅力加上一點想像,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由於國情不同看的人只好跟著作者看著地圖在東歐跟英國之間旅行,在很長的地名與人名中迷失,比起丹.布朗(達文西密碼的作者),忽然覺得不論自然組社會組,追求事實與真理的方法都是一致的。

  鄂圖曼帝國時期,對我相當的陌生,想起去過了很多國家但對東歐卻是不曾踏入,最東只到維也納,對以前共產的匈牙利和羅馬尼亞勉強有概念的話大概是跳過的土風舞吧。幾部電影有提到龍的傳奇,像哈利波特裡面榮恩的雙胞胎哥哥就是去羅馬尼亞研究龍,書中的龍騎士團也是在羅馬尼亞,我覺得我們的生活背景一直不夠有世界觀,我們的新聞節目除了速成粗糙的即時SNG,其餘就是剪接的外國報導。

  近年較常出國,有很長的時間可以看他們的新聞跟影集,雖然觀點角度會不同,但內容卻是很廣泛,幾乎每天都有各項公開賽或世界會議在舉行,在報導世界新聞的深度跟廣度,是我們的媒體除了腥羶色或吵泛政治化外該學習的,台灣若每個人平均看電視的時間佔據生活中很大部分的休閒,日積月累,這將會是我們的水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