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乳房重建     蕭敦恆    

有一個問題很值得探討, 乳房是父母的, 丈夫的, 孩子的, 還是自己的,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所以是父母的, 而有人說性感是妻子的職責所以是丈夫的, 乳房的基本物性是哺乳所以是孩子的, 但現代女性對身體該有自主權, 所以是自己的,會提出這樣的開場是常被問及 醫師你覺得我該不該做乳房重建? 我想隨著每個人價值觀的不同,你該問的是父母,孩子,丈夫,或自己。

隨著飲食生活藥物環境的改變,台灣的乳癌罹患婦女已有兩方面的改變, 一是比率上升一是年齡層下降, 因此曾幾何時 少奶奶俱樂部 也如雨後春筍般的竄出而深入人心, 我覺得這是值得鼓勵的,唯有面對疾病公開討論才能擁有健康的身心,至於需不需要重建則因人而異,也藉著公開才能交換治療的心得與自適的心態而不祈求偏方或不當的醫療,最怕的是諱言就醫而致拖延治療的時機。

以重建的時機言,可分乳房切除後立即重建或延遲重建,前者是為了減少另一次手術及讓患者有一種不曾失去過的感覺,而且因周圍組織能保有原來的形狀而能有較完美的結果,也是目前的趨勢。

1).若以方法分最常做的是以矽膠膜鹽水袋的植入,這在對能保有大部分乳房皮膚的切除者較適用,而且最好分兩階段,第一階段先植入可慢慢打食鹽水增大體積的模型,至一定的皮膚如懷孕般的被擴展後方放入永久型的鹽水袋,如此方能有較好的形狀,之所以最常做是因開刀時間短,不滿意隨時可拿掉,但比起自體組織移植,其形狀較不易自然,且時間久了較亦因莢膜產生變形,但可以短時間的手術修正。

而自體組織移植常做的有兩種,一是擴背肌皮瓣另一是腹直肌皮瓣      2).擴背肌皮瓣,較適用於對側乳房嬌小的東方女性,取自同側背部的供皮區可直接縫合,而被帶及的肌肉又不致影響到上肢的一般功能,刀痕可藏於內衣中,因此是一種不錯的手術,另外若對建側乳房較豐滿的女性可考慮加入另一個矽膠鹽水袋也是一種方式 

3). 腹直肌皮瓣,這是目前大部份醫師公認能獲得最滿意結果的方式,理由有能使用小腹的脂肪於乳房重建時順便塑小腹,而且其脂肪較似於乳房的厚度與彈性,唯開刀時間較長,若以傳統手術行之約需4小時,若加上顯微血管的接合約需6小時,後者是因傳統手術常有較高之脂肪壞死, 這可能會形成局部鈣化造成疑似癌症復發或皮膚表面局部壞死而需第二次清創手術,若加上顯微血管結合可使脂肪壞死減至5%以下, 而且目前顯微手術更可做到不帶肌肉只含脂肪的穿透支流皮瓣,可減少腹部疝氣的機會。 

4).臀大肌支流皮瓣, 僅使用於腹部動過手術無法使用腹直肌皮瓣的人,可由一側的臀部取得一個富含脂肪的皮瓣,以顯微手術方式移植至胸前,但因血管的大小及較不同於胸部皮膚的質感,目前少置於第一線考慮的方式,但仍不失為一種好的預備方式。 

記得醫學院讀書 時 教授說過,醫療進步的兩大障礙,一是貧窮,二是無知, 在台灣貧窮已是過去,但事實上固執者卻不在少數,若使乳癌放至末期方到醫院就醫,則連性命都奢談遑論重建,但若能早期發現不諱就醫則經重建後便不難擁有原來自信的自我。我想這會是一個我們值得投注心力與關心的課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