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波拉皮(Thermacool)的效果一直被疼痛的陰影覆蓋著,在台灣開始時有人堅持一定要塗厚厚的麻藥等上1小時,在忍受電的刺痛下讓醫病雙方彼此再折磨一小時,於是怕痛只好劑量越來越低,麻醉與不麻醉的理由千百種,但疼痛只有兩種,一種是痛,一種是不痛,你選哪一種?

         三年來在本診所約有95%的人選擇睡眠麻醉來進行電波拉皮,如果你對曾經的電波拉皮經驗覺得是一場夢魘,其實你有不同的選擇,試試無痛有效的方式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