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三月員工旅遊選擇日本京阪神, 慣例領隊導遊同一人,慣例在車行定止中吆喝日本名產,一切如預期中的場序卻也沒有異域的興奮驚喜,除了這次的導遊名勝名產介紹時間分配懸殊顛倒外,我們對這個國家太熟悉了,長輩對它愛恨參半卻也涇渭分明,我們這一輩已是無可無不可,下一代大概都跑韓國了。
即使大阪街上,車子品牌少有歐洲大廠,更別說是大牛或青蛙等超跑,五天好像沒有看到,整形的趨勢跟首爾也是差異很大,並不熱衷於美女樣板複製,這是台灣過去或未來,讓大家拭目以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