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去法國,記得離千禧年是669天,因為那是巴黎鐵塔上LED燈的倒數日子,後來雖去過歐洲很多次,卻都不曾再近距離接觸,直到越來越多的法國明星搭配好萊塢影片在台灣紅起來,也慢慢開始有法國片在台灣上映,才打開我對法國的好奇與興趣。最近看一部片,有空的人可以看看—-巴黎不打烊

開場旁白說了一段話…………….我喜歡奢華,但我負擔不起,所以我選擇在奢華的地方工作,女主角的奶奶告訴孫女她為何去四季飯店當女侍的經過,中場描述一位在音樂廳將要退休的職工亦說了一段類似的話…….我喜歡當藝術家,但我知道我沒這樣的天分,就算我費很大的努力,我還是當不上藝術家,所以我選擇跟他們一起生活,直到退休。

我有一種想法,人喜歡奢華喜歡富裕甚或喜歡藝術,都是人性,但能像劇中說的這般自然,沒有壓力,在我們的思考模式下如何和愛慕虛榮或苦學奮發向上不牽扯到關係真的很難。我們太習慣教鞭跟警言的生活規範,反而常掩蓋了最自然的需要,能試著去當一個旁觀者並不是我們的思考模式,也忘記了不一定要擁有實體就能享受的樂趣,欣賞是以另外一個角度去看所在的人生。

我喜歡美,所以我花很多時間去欣賞,但我知道我再怎麼整形都不能當上俊男美女,所以我選擇跟他們一起生活……過年到了  耍寶一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