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在刪一些電腦舊檔,去年五月一個星期六日上了一趟台北,陳教授辦的BC club三十年了,陳明庭教授是台灣第一個正式接受完整整形外科訓練的醫師,當初就是在紐約的Mount Sinai Hospiptal,我在國泰醫院完成住院醫師後的繼續教育就選擇這家醫院,這也是我們紐約的由來。 三十年前他開始辦這個整形學術討論,班底都是他散佈在外的學生的定期討論,我大概是87年開始吧,當時就有台大國泰成大慈濟四家醫院每兩個月一次大meeting,現在才知一個視為例行公事的會議竟已經三十年,算偉大了。

     大學時美術概論老師是倪在沁,後來當過台中國美館館長,天才橫溢的一個人,他說期末報告題目自訂,所以我寫了一個武俠之美,他給我95分,上課時曾問我們什麼是藝術,他舉了很多例子,其實什麼都是,但基本上要不易模仿,比如一個人在繩索上生活30天,比如一個人在玻璃屋裡居住供人欣賞一年,這些都是,但在紐約百老匯的二流舞台劇上公然表演上床真槍實彈,他認為不是,因為我覺的不容易,他覺得不難。我提出藝術是不是該要大家認為好才是好,不是專家說了算,因為誰知他們有沒有私下勾結,他搖搖頭說,青蛙跟蝸牛是不能溝通的,言下之意是青蛙沒有作弊,但以蝸牛的眼界是看不懂的,所以這表示藝術是要學習的。

     說太遠了,我只是想證明,三十年的一群人重複做著一件承傳的事,算藝術吧,很慶幸我參與了。

 PS.四十年的照片,保留不易,也算藝術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